男人汇 > 人物 > 创业名人 > 雷士照明吴长江:三次被资本方赶出来的企业家,还被判入狱14年

雷士照明吴长江:三次被资本方赶出来的企业家,还被判入狱14年

编辑:男人汇2017-04-11 22:51来源于:网络整理

  2016年12月21日,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以挪用资金、职务侵占罪判处雷士照明(中国)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吴长江有期徒刑14年。

  至此,轰动一时的雷士照明案,以令人扼腕的结局宣布告一段落。谁能想到,昔日中国照明界的大佬,最后竟落得如此结局,前半生风光无限,后半生却只能在监狱里消弭时光。

  诚然,雷士照明的灯光能射向未来,却无法照清吴长江脚下的路。企业家遭遇逼宫并不新鲜,特别是近十年随着投资人力量崛起,创始人与资本的博弈常有发生,但吴长江的劫数仍是典型样本:联合创始人与他割袍断义,投资者与他反目成仇,曾经一拍即合的兄弟与他对簿公堂,一直力挺他的经销商也在利益抉择中摇摆。吴长江的每次发狠都意在扼住雷士,可雷士却仍如流沙逝于掌心,最终都化作虚无。

雷士照明吴长江:三次被资本方赶出来的企业家,还被判入狱14年

  吴长江从来没有想过最后会倒在一手创立的基业上,他也成为了中国民营企业史上唯一一位三次被资本方赶出来企业家。一代枭雄,行业霸主,落魄到这般光景,是时运不齐,命途多舛?还是这个江湖真容不得吴长江?

  放弃处长职位

  南下当工厂保安

  1965年,吴长江出生在重庆铜梁农村。1985年,由于高考发挥失常,这位四川省优秀学生干部,与心仪的清华大学失之交臂,被西北工业大学录取,成为村子方圆几十里内的第一个大学生。毕业后吴长江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,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。1992年,就在即将被提拔为副处长的前夕,但他却在此时,制造了一个爆炸性新闻:他要辞职,南下打工。有朋友劝他停薪留职,干得不好日后还能回来,但吴长江却义无反顾地切断了自己的后路。

  初到广州的吴长江四处碰壁,结伴而来的大学校友顶不住压力选择放弃,但吴长江却不信这个邪。他开始放下身段,在一家台资企业做保安。但他知道,这绝不是自己南下的追求。四五个月后,他来到番禺,进入一家港资灯饰企业打工。几经磨炼,,他总结出“老板定律”:首先要能吃苦;其次是胆子大,有风险意识;第三是具有商业意识。他发现自己以上条件都具备,另外,自己读的书比许多老板多得多。

  10个月后的一天,吴长江的存折上有了1.5万元。他径直来到老板面前,告诉他自己要辞职办厂。

  1994年,总资本10万元、股东6人的惠州明辉电器公司成立了,由吴长江全面负责。

  公司的第一张订单让吴长江记忆犹新。一个香港客商要2万只变压器,要求两周内交货。熟悉这一行的都清楚,单是开一个模具就要1个月,但吴长江毫不犹豫地接了单。一周时间画图、开模,10多人连续干了几个通宵,最终交了订单。这笔生意赚了20多万元。这一年,6个股东每人分了3.8万元。

  7年

  销售额超过了8亿元

  成为国内第一

  3年后,吴长江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,和高中两个同学凑了100万,创立雷士照明有限公司,吴长江出资45万,占股45%,同学合计占股55%,这也为日后兄弟内斗的炸药桶埋下了引线。

  刚开始,“渠道、诚信、品牌”是“雷士”亟待攻克的三大难题。可吴长江首先解决的却是企业发展的战略目标。“先定目标,再建工厂,营销未动,战略先行”——这是“雷士”创立之初谈及最多的16个字,也是“雷士”一贯的作法。

雷士照明吴长江:三次被资本方赶出来的企业家,还被判入狱14年

  2000年,一批已经卖出的价值200多万元的产品发现了质量问题。是召回产品还是夹着皮包走人?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,吴长江选择了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决策:召回全部问题产品。有职工提出把雷士商标抹去后再销售,被他断然否决。“雷士”以净损失200多万元的代价,创立了在照明行业率先实行的产品召回制度,从而赢得了市场信誉。当年年底,“雷士”的销售额达到了7000万元。

  销售额在不断地增长,吴长江又决定在行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。“雷士刚起步,产品连半壁墙壁都摆不满,开什么专卖店?”很多人不理解。但吴长江坚持了自己的想法。渠道爆发的能量是惊人的,2003年,3亿,2004年,6亿,企业开始爆炸式地增长。

  到2005年,“雷士”销售额超过了8亿元,成为国内最大的灯具企业。

  分红不均

  兄弟内斗,被赶出局

  从2002年开始,雷士照明已经进入高速发展,每年有几千万的利润,三个合伙人之间却开始产生了矛盾。分红的时候[创业网:],吴长江分红多了,另外两人心里不舒服,要三个人一样,吴同意了,进行股权调整,三人股权变成均等,都是33.3%。“不想因为这个影响兄弟感情。”后来三个人的分红、工资全部一样,吴长江没多拿一分钱。

  有时候吴长江也会觉得委屈,公司刚办的时候,他弟弟也在公司,弟弟跟股东闹矛盾,为了维持跟股东的关系,他让弟弟离开了公司,好几年弟弟都不跟自己说话。

  一味地忍让,解决不了兄弟之间想嫌隙,该爆发的始终会爆发。2005年,因为公司继续壮大发展,还是扩大分红的问题,三个人闹掰了。另外两人行使投票,要吴长江拿8000万彻底退出“雷士”。

  然而,就在吴长江签订协议退出后的第3天,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全国各地200多个供应商和经销商,还有公司的中高层干部,集体反水逼宫,赶走两位合伙人,迎立吴长江。

  合伙人退出,要拿走1.6亿股权转让金,公司一时间很难凑齐,两位曾经的公司开业元勋把“雷士”告上法庭,要求冻结账目,彻底核查赔偿。一时间“雷士”资金链紧张,危在旦夕。

  饮鸩止渴

  拿钱救命

  却引入豺狼 

  虽然从杜、胡手中拿回了雷士100%的股权,吴长江却如履薄冰。按照三方约定,吴向两位创始人首付1亿元,并要在2006年6月30日前付清另外6000万,否则对方将有权利拍卖雷士的品牌及公司资产。当年的义气和自负欠下的账,如今的对价变成了1.6亿元。这时,找钱成了吴长江头顶唯一的关键词。

  于是,资金掮客们开始在吴长江生命中陆续登台。急于融资的吴长江求助过柳传志,甚至借过5分利的高利贷。彼时吴长江已在债台高筑中苦不堪言,而雷士历史上两位精明的投资人——赛富基金(当时名为软银赛富)的阎焱,亚盛投资公司总裁毛区健丽,就在此时携手登场了。

  毛区健丽的一重身份是吴长江的财务顾问,阎焱与吴长江的合作意向即是由毛牵线,对于毛区健丽来说,若是联想成为战略投资者,千万元的财务顾问费用无从谈起。于是两方心照不宣的告诉尚在印度出差的吴长江,阎焱是他最靠谱的选择。

  2006年,阎焱与吴长江商量融资价格,按照雷士2005年的5000余万的利润,开出了8.8倍市盈率、超4亿元的估值。一个月后,当阎焱把正式的协议摆在他面前时,吴长江却傻眼了。阎焱2200万美元的投资额,却要占雷士35.71%的股权。按照吴长江的计算,既然融资前公司估值超4亿元,那么2200万美元的投资占股不会超过30%。阎焱告诉吴长江,超4亿元的估值是按照post-money,即投资后估值计算的,这是国际惯例。

  听完阎焱的解释,吴长江拍案而起:“按照这个强盗逻辑,如果你投资雷士4亿元,我的股权就为0了吗?”

标签: 雷士  吴长江  本方  1  企业家  照明  入狱  被判  出来  三次 

热门图库